从个税改革首套房认定谈起:未来政府的超级执

  当前的个税改革,不仅是减税,更是一次政府职能改革的契机,甚至有可能催生出云计算意义上的超级执政力。

  这个结论似乎有点大,逻辑链也有点长。不急,我们先从小事讲起:首套房贷利息抵扣个税 1000 元/月,为什么你能他不能。

  前几天(12 月 22 日),国务院公布了《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其中,关于首套房贷利息专项扣除的规定是:「按照每月 1000 元的标准定额扣除」「纳税人只能享受一次」「本办法所称首套住房贷款是指购买住房享受首套住房贷款利率的住房贷款」。

  这份暂行办法还在征求意见稿阶段,我们提过一个意见:「首套住房」的确切含义到底是什么?现在,已经明确了,界定清楚了。

  这个界定标准很有意思,它用的是银行系统的标准,即银行认定的「首套住房」。

  举个例子:你此前按揭买过住房,卖掉了,这就意味着有过房贷记录,如果你再按揭买了一套,并且是你名下惟一的一套住房——这种情况,在有的城市(比如北京)不算是「首套住房」,在有的城市(比如广州)可以算是「首套住房」。

  银行的标准,主要是基于该城市的调控严格程度。但个税专项附加扣除是针对主流人群的普惠政策,按逻辑不该依据这个标准,同样的情况在北京不能抵扣、在广州就可以抵扣,这不尽公平。但是没办法,还只能这么做,只能用银行系统的标准来界定什么是「首套住房」。

  原因很简单,税务部门和房管部门的数据暂时还实现不了互通。银行是企业,每一家银行又全部接受央行的领导,所以数据系统非常完整。但房管部门就不一样了,每个城市的数据都是割裂的,是一个个孤岛;虽说全国不动产登记联网了,但要不要把这个数据跟税务部门共享,又是另一个问题了——税务部门愿意,房管部门未必愿意。

  所以,这次房贷个税抵扣,就只能用银行认定的「首套住房」。当然,这已经算是一个相对不错的标准了。

  但是别忘了,这次个税改革,除了给纳税人减税,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期待能够以个税为抓手,来打破行政区块的壁垒,实现税务、公安、民政、教育、房管等不同部门之间的数据打通」。

  「大家可能会有疑问,不是说可以通过部门信息共享来校验吗?为什么还要每个人留存资料呢?」在昨天的国新办吹风会上,国家税务总局总审计师刘丽坚说:「主要是因为,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在我国还是首次实施,各方信息共享还需要一个逐步健全完善的过程。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需要大家留存的资料会越来越少」。

  所以,大家不要小看个税改革这件事情,它不仅仅只是减税以促经济,更是政府职能改革的一个抓手,政府不同部门之间实现数据互通的一个契机。

  李总理经常说,要「加快国务院部门和地方政府信息系统互联互通」。这句话看上去似乎平淡无奇,但其实内含巨大的能量。

  政府部门之间实现数据互通,有什么好处?往小里说,这能促成「最多跑一次」,让市民和企业在办事的时候效率更高。如果没有各部门之间的数据互通,公务员素质再高,再敬业,「最多跑一次」的效果是要打很多折扣的。

  往大里说,政府部门之间实现数据互通,甚至有可能聚变成一种超级执政力。什么意思?借用阿里云教父王坚先生的说法,你可以把政府看作是一个比航母级应用还要大的互联网产品。

  这个航母级产品是由数据驱动的,是建立在 ABC 架构上的——A 是 AI 人工智能,B 是 Bigdata 大数据,C 是 Cloud 云计算。

  阿里云小试过牛刀。他们在总部所在城市杭州做了一个「城市大脑」,把政府数据打通,让杭州不同区域的道路拥堵率下降了 10%-20%。在高德堵城排行榜上,杭州从几年前位居十强下降到了第 83 名——除了路网建设,「城市大脑」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全国都在推的「最多跑一次」,最早是杭州先搞出来的,这背后离不开阿里云的支持——政府不同部门把数据向阿里云打开。

  马云有一句稍微有点夸张的话,大意是说,未来三十年,计划经济有可能会越来越大,因为大数据能让我们发现「国家市场」这只无形的手。虽然很多经济学家都在痛批马云的这句逆天之言,但显然他们都是在曲解马云。马云不是说不要市场经济,而是说大数据有可能可以最大化地熨平市场经济那些的沟沟壑壑。

  改一下马云的话:同样,大数据云计算意义上的政府,可能拥有一种超级执政力。

  当然,政府部门之间实现数据互通,只是超级执政力诞生之前需要走过漫长路程的一小步而已。